【也青】人一生睡不到王也还有什么意思(1)


傻逼abo,原本打算写点稍正经的,卡了一半突然出现这个傻脑洞,就写了..




我要睡他。

诚信撩妹的校草选手诸葛青从半梦半醒的课桌上爬起来瞅着讲台上新来的转校生,如是说。声音好听的跟声优似的,就是话糙,糙得傅蓉妹子眉头一皱。

讲台上的人还在做自我介绍,带着一点九曲十八弯的京腔,显得分外慵懒。我叫王也,就不写了,也是的也。王也一头半长的头发扎个马尾,几缕没捋上的青丝飞在脸侧,离主人的大T恤领口错开几厘米,恰好啄在一侧锁骨上。事后诸葛青非说那天一束午后阳光穿过层层樟木打在他也的锁骨上,像是集了一汪水,就是这样清新脱俗的打光,叫诸葛青愣是看出了一股子性感。

诸葛青再次在转校生的脸部、脖子、腰及腰部以下确认了几秒,扭头抓住傅蓉白净的腕子,两眸茫然深情,跟当年宝黛相见如故一般深情

我要睡他!

要睡睡,别动手动脚。她傅蓉最瞧不得诸葛青人前公子,傅前奸人的嘴脸,扒拉开诸葛青同样白净的小手手就要和发情的狐狸划清界线。

这哥们北京转来的呀,目测一米八加,威武雄壮的北方汉子,怕不是你睡他,傅蓉沉痛地看一眼身边皮白肉净的狐狸,但狐狸眼里只有他的黑长直美人,仿佛两只不存在的耳朵都支起来了。怕是人家睡你。

乱说,我一定会分化成alpha的。狐狸重新眯起眼睛,笑着打量几眼讲台上的美人,不舍地回头。一根手指指着自己,又指指傅蓉。你见过理综第一体育满分球赛一打九的beta或者omega么。

傅蓉对这种赤裸裸的嘚瑟没什么话接,只骂了一句,小人。

欸。狐狸羞涩地答应了一句,又趴在桌上看转校生。蓉啊,你去收学生资料的时候拍一份给我吧。

你这次怎么这么色急?你个老贼上次给你隔壁班花的联系方式不要非说什么功到自然成?身为班长虎躯一震。

诸葛青沉默了一秒,悠悠地说,也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知道嘛......

嫌弃归嫌弃,忙还是要帮的。傅蓉和诸葛青不算知己也叫狐朋狗友了。呸,谁是狗。诸葛青身侧的漂亮女孩跟韭菜似的噶掉一截又长一截,青葱无限。唯独这个傅蓉对公子如玉的诸葛青油盐不进,闹过一段时间暧昧就突变成诸葛青流水的情人旁边铁打的损友。主要是这种人她见的多了,也爱多了。脸长的好看,话说的好听,虽然跟中央空调似的却偏偏一副对你独捧真心的样子,但装的再是滴水不漏的圆滑,这个年纪的男孩又对什么是真心琢磨透了几分呢。

傅蓉放学留在办公室整理学生资料,老师交给她的钥匙挂在书包上抖得叮儿响。她掰着指头数了数诸葛青上个学期剪不断理还乱的社交关系,最后仿佛陷入蛛网,于是对着转校生的资料默哀了三秒,掏出手机拍照。

老年相机对着王也的一寸照自顾自的人脸识别,硬是不对焦文字。傅蓉啧了一声,手动对焦。

话说这个转校生虽然一副邋遢懒散的样子,但是确实有几分好看,就是证件照也拍出一点温润和英气。

傅蓉麻利地侵犯完人家的隐私权,打开相册欲检查有没有拍糊,结果手一抖差点删了照片。

她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

评论 ( 14 )
热度 ( 186 )

© 老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