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人这一生睡不到王也还有什么意思(2)

不诚信周更,预警是ooc和傻气abo,学pa。
┄┄┄┄┄┄┄┄┄┄┄┄┄┄┄┄┄┄┄┄┄

江南的夏颇长,也有味道也不强势。哪儿的天都是扯开一床流水似的云,云翳下是少年男女白的发蓝的小腿。

傅蓉等诸葛青取自行车,那人心情好的很,这几天下来就和王也混熟了,一个口一个老青来老王去的。诸葛青贴在背脊上的小发辫恨不得晃成一条小尾巴。少年跨坐车上,慢慢滑行至傅蓉面前,拍拍后座。“大小姐,请!”

傅蓉翻身上去,环住诸葛青的腰,拽拽他的小辫:“坐稳了,起轿吧!”

“傅蓉小姐姐你说啥就是啥,别扯我的小辫。”

“小蓝孩,我看你狐狸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就那么喜欢小王同学啊?”

“诶,这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喜欢呢……”

“诶是!那叫想睡!就这么想睡吗,小蓝孩?”傅蓉坐在后座仍要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诸葛青一笑,轻微的震动传到傅蓉手里。他这下倒是坦荡:“是,想睡!不仅想睡还想多睡几次,还请组织多分配几只小王同学下来,年头要足,分量要够!”

“少贫,”傅蓉冲脑袋拍了一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隔壁班花分了之后,身边一连三个都是黑长直,你这小子恋爱口味都是带惯性的。说,你是不是看中了小王同学的黑长直就想迫害?”

“我说我不是看中他的皮囊,是一眼相中人群独孤求败的灵魂你信么?”诸葛青回头认真发问。

“不信!”

“那不就行喽。”

“不行不行,虽然没奢望你是真心的,但小姐姐我还是对小蓝孩很失望啊,以为风流浪子终于要回头是岸一浪拍在王也的大沙滩上。”

“我哪里不是真心的了……在你之后我就没有找过短发姑娘了啊。”那人又转头贴近她,原本就是水一样的声音,又是用极温柔的语气讲的,简直化成了一阵水汽,都扑都姑娘脸上。傅蓉下意识去躲,哪里记得这是两个人挤在一辆小破车上,这一闹差点把两人都掀下去。

“你他妈……!”傅蓉好歹稳住身形,两脚落实,人已经下了车,手还抓在诸葛青的肩膀上,脚上踏实了就是一个猛摔。这边诸葛青心下蓦然腾起一种强大的求生欲,这欲望迫使他提前做出反应,毅然弃车保命,半个身子向后撤,还是被傅蓉截了胡。刚刚那点求生欲这下都蔫了,像被人拎着后颈的狐狸,讨好地笑着:“傅蓉姑娘,共产主义接班人不能迫害党内同志,纪律规矩坏不得,还是要走程序,先开批斗会、贴大字、挂牌牌、再喊打喊杀……”

“这你有所不知,牛鬼蛇神是要批评教育,对你这样的千年大狐狸不兴这个,组织上都是直接秘密逮捕、暗地抹消。”傅蓉笑也笑,脸上挂着笑,手里还紧拽着诸葛青的狐狸尾巴,极用力地收紧,“你这狐狸,还敢不敢在我头上作妖了!”

“不敢不敢,不皮不皮……”诸葛青好歹挽回自己的辫子,一脸意犹未尽跟汽水泡似的,又上了头:“诶,傅蓉啊,这点定力没有,退步了嘛……”

反了,反了。女孩正要开口怼回去,一个熟悉的声音幽幽地从身后传来。

“这女人可不是一点定力没有,要不怎么又被你这个小白脸叼走了魂。”

傅蓉只觉着这声音跟条有形的毒蛇似的,不紧不慢地绕着她爬圈,似乎是要爬到她背上来,背上真的就开始冒冷汗。诸葛青回头去看,四五个人堵住了小道的出入口,站的七七八八,一看就不怀好意,为首的男人听语气和傅蓉有点关系,一头社会洗剪吹的大金毛,一番摧残下模模糊糊看得出点原本上品的胚子,莫不是……

“傅蓉,我说……这莫不是你那个搞音乐的ex吧?”诸葛青一手护住傅蓉,发现她脸色极为难看,跟吞了两只蛤蟆似的,一双眼睛往哪里看都不是,只敢死死盯着那只护在自己前面莲藕似的胳膊。

那男人冷笑。“哼,你既然知道我……”

“还是说是那个玩Caster特别溜的游戏主播?还是那个炒股套了你不少钱的无业大叔?还是……”诸葛青装无辜的本事一流,若无其事地打断对面凶神恶煞的话头,报出傅蓉一连串的黑历史。不说对面的人吃瘪,恨不得打过来,傅蓉都快坐不住:“就是,就是那个搞音乐的啦!”

诸葛青哦了一声,转面向无双快被气满了的ex倒是泰然:“那是搞艺术的了,文化人文化人,都是文化人,分手了就不能纠缠不清的素质总该有吧?”

“你他妈少在这里啐,不过是捡了别人嘴里吐出来的贱骨头……”那人气急,张口便十分难听。诸葛青慢悠悠地,却不容拒绝地截下话头来,免得对面嘴里吐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欸,既然你斩不断,那就只好我来斩这乱了。”

分明嘴上还噙这三分笑,话里却冷透了,一点没有平常的公子哥的温柔劲。不是诸葛青打起架来,傅蓉都快忘了他也是气血方刚的年纪,也是一米八的高个的篮球前锋。她看着诸葛青微微弯曲、略带凶狠的背影,跟支箭似的,被弓弦抵弯了,一身随时都能将敌人一箭穿心的紧绷感,她居然看蒙了。

诸葛青是能打,练过的,两步就放倒了一个,但再能打,也不敌不过那么多只手。再说他下手不重,力量非他所长。被放倒的那个缓了缓还能站起来,吃了痛眼底俨然腾起杀意,手黑摸出一把十厘米不到的小钢刀。 傅蓉回过神,大叫不好,怎奈她和那人中间还插着两三个小混混和一个诸葛青。诸葛青偏头见傅蓉急的冒火的样子,马上了然,回手竟然抓住了挥刀的人,一推胳膊刺进对面那位兄台的肩膀里。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完事自己估计也觉得好,翘着辫子狐狸耳朵又要露出来了:“诶,傅蓉,我这业务还熟练吧......”——心大的令人发指!傅蓉正要求他打完再嘚瑟,道另一边又传来一声老青,疑问句,只闻其声,她仿佛就能看见其人马尾辫大裤衩黑眼圈的样子。

“王也?”

“哟,傅蓉姑娘也在呐?”那人背着书包,领着一只兜小斗鱼的塑料袋,似乎刚从花鸟市场回来,现在才看到满巷子的人,中间站个诸葛青,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这是赶上热闹了?”

“老王,来搭把手?”诸葛青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拳头,似乎是痛气了把人引力甩向地面。

“成嘞,诸葛学委。”把书包和鱼塞给傅蓉,王也加入战场。

这两人干架还有点门道,背向站着,帮忙护住对方的盲点。比起阿青那有点暴凌弱的意思,王也取巧更胜一筹,不硬杠,逮着对方的胳膊,以慢打快,两相配合确实比省事很多。

傅蓉被晾在一旁有点懵逼,她现在是被英雄救美了?这两是鸳鸯散打还是护花使者?别说她看着两人干架的样式还有点热血,虽然打的不错,到底是门外汉,不知道防守,招架不了这么多人,渐渐有转下风的趋势。

“行了行了,叫我看包,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傅蓉搁下书包,拍拍屁股站起来。“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以为我真的怕你了……”

这话是对她ex说的,说的还有点心虚,强忍悲痛的眼神瞥向一边。

她ex不屑地放下和诸葛青对峙的拳头。王也似乎正想劝姑娘离远些,小心误伤。

只有诸葛青啪啪啪鼓起掌来。

“欸对了,不要怂就是干!小姐姐干死他!”小蓝孩欢呼叫好。

“你这大尾巴狐狸……”姑娘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每一帧画面都在刷新王也的认识,他眼看着这姑娘身形一闪,身轻如燕手下却凶悍,没十分钟愣是一路从double kill,triple kill, rampage,killing spree直奔团灭。

“还以为是帮你英雄救美,合着原来是多管闲事啊……”王也惊叹。

“哎呀,先生救下了我还不够吗?”诸葛青眼帘半掀,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王也楞了一下,对方也没等他回答又叉着腰嘚瑟起来:“我们家傅蓉厉害吧!平常可是耍剑的哟,耍起来可威风了!”

王也直点头说厉害厉害。傅蓉听得气,想说谁是你们家的了。这诸葛青明显打算职业撩王也,怎么还当着人面把她凑上去?怕不是傻了。

诸葛青这种卖萌嫌疑与讨好兼具的话题转移,不是惹了事就是心里有鬼(总的来说就是惹了事。)

“蓉姐,我打的也不错吧。”似乎察觉到傅蓉有话要说,诸葛青转向她邀功似的笑。

“不错不错,你这个学委打个架还拉新同学打,很有集体精神。”傅蓉去捡书包,转头见两人多多少少挂了点彩,特别是诸葛青那张小脸还蹭破了皮,那一片发红看起来格外显眼,怕是要惹多少学妹学姐心疼了。

“不怪老青,是我自己要来,不是怕你们遇到坏人了吗?你们这是咋回事啊?”

傅蓉刚收拾完人,一个眼神递给老王都跟刀子似的。

“……”

“诶,老王这你就不懂了,不能过问姑娘家隐私。”

“走吧,上附近医院给你两个上点药去。”傅蓉眼角瞅见ex还有点心痛,忍不住给最外面的哥们补了一脚。










诸葛青到哪都招人疼,就一个护士小姐姐,首先就给他仔细上了药。完事了诸葛青就溜到外面和傅蓉肩并肩坐在,傅蓉还有点惊讶,里头可是他的美人诶,居然放弃美色和老友并肩而坐?后来想起那天,觉得诸葛青怕不是因为自己刚刚被ex找了麻烦,心情不好所以一直陪着她,撩妹好手心思果然细。其实她也知道诸葛青对她很好,这个不用仔细琢磨都知道,所以当时她看着小蓝孩乖巧地坐在一边忍不住和她叨叨王也的时候,良心有点动摇了。

“那个,我小阿青啊……”

“嗯?”狐狸分析着刚刚的战局,正说着王也的身法说的起劲,扭头看她,脸上还贴着创口贴,神情好生无辜。

“你别这样看我,我一有罪恶感就说不出口了……”










王也刚刚从内屋出来,就见诸葛青飞奔而来似箭离弦,严正地问:“老王!你第二性别是啥?!”

“啊?alpha啊。”

王也同学十分不解,因为他们学委的脸色变得极差。

评论 ( 20 )
热度 ( 148 )

© 老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