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人一生睡不到王也还有什么意思(3)

不诚信的周更让我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诚信,预警极度ooc和傻气abo.
诶嘿,我写了,再也不用被暴打了
┈┈┈┈┈┈┈┈┈┈┈┈┈┈┈┈┈┈┈┈
诸葛青懵了一下,一脸艰难地挣扎:“不是,您才高一怎么就完成分化了?”

王也同学诚诚恳恳,也没意识到自己被艹了隐私:“之前和家里闹了点矛盾,休学了一年半,前不久才分化的。”

“哦……”

合情合理,是他诸葛青先入为主了。但死在这么个盲区上,他觉得死的不该。王也这么一个抬眼皮子都嫌累的德性,怎么会是Alpha?最不济也该是个Beta?说好了Alpha都比较强势比较暴力的呢?     哦,他刚和人干的阵势是挺暴力的。

小蓝孩本能地回头求助傅蓉,傅蓉低头看手机,看鞋尖,看地上半米见方土黑土黑的瓷砖砖缝——就是不看他,乖巧得紧。他回头向王也,算了,正主一脸费解地对他行注目礼,他还不如看傅蓉,至少不用对上那张被他保存进相册的脸。

王也视角里诸葛青虎躯一震,退后半步。这个人难不成对alpha有性别歧视,王也心想,不然怎么头扭得跟受惊的萨摩耶似的?在伟大的党和人民撸起袖子,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伟大征程中,性别歧视确实消灭了,生个B就扔大水缸里咕咕噜的现象消灭了,相应的A和O这两类极端性别也概率性减少了,不难预见未来性别平等人性解放前景一片光明。但保不齐个中同志的思想不够与时俱进,理念不够可持续。现在反过来歧视A的也大有人在。可是老青?看着不像。王也也没深究是看着不像还是他不想,班上他熟络的只有一个诸葛青,可能下意识地不想得罪:“其实Alpha、Beta、Omega本质上没区别,也不是说Alpha见面就要打,这不你们都没看出来我是Alpha嘛。”

确实是没看出来,诸葛青连连后退,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最后扭头跑了。

“老青是不是对A有歧视?”王也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不是,你就理解成嫉妒和他心里你的人设崩塌好了。”傅蓉手上噼里啪啦地打字,示意王也拿好他的小斗鱼和书包。



[小蓝孩,刺不刺激!]

[……你阴我!]

[并非小姐姐真心,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失望!]

[我诸葛青今天就和你绝交让你失去人生唯一可以炫耀的资本JPG. ]

[噗]

[绝交就绝交我傅蓉忍你很久了JPG. ]

[(不要和我嘤嘤嘤哟小男孩)]傅蓉这边手疾眼快,又发过去一条消息。

小蓝孩默默删除会话框。

[……你赢了]

[诶,同志,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Alpha怎么了?wuli小阿青会怂么?]

[不好意思,真怂]

[不睡啦?]

[不睡了,睡不动。]

[那我们换个解题思路,你睡不动alpha,你可以勾引人家睡你呀!]

[滚!]少年摸出口袋里家门钥匙,没忍住甩过去一个粗暴的字。那边反常的安静了,诸葛青回过神来还有点慌,傅蓉怕不是生气了?他在会话框反反复复推敲着几句不掉价又能挽回傅蓉的骚话。

终于推敲出满意的骚话,还没发出去,那边似乎看穿了他的一举一动,发过来一条消息意图将他气到郁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也不要顾及你的情绪了!小男孩暴怒摔门,还好没有路过的大姑大妈小姐姐见证。手机还他手心里震动,他都能想象到傅蓉233式的表情包遂不理睬,把手机插到裤子后面的口袋,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大摇大摆地进了厨房。

他认认真真地洗着苹果,口袋里的手机不屈不挠地持续震动。他把苹果咬在嘴里,甩甩手上的水去解锁手机。手指有些湿,指纹识别不上来,他眉头一皱,认真试了两次,还是没解开。这边傅蓉已经发了好几条消息。

[诶嘿]

[小阿青别生气啦]

[这点事有什么的?]

[不可以亵玩,我们还可以观赏嘛]

然后是一张图片。

不巧手机终于开窍解开了屏锁,一张偷拍的照片映入眼帘,他们刚刚还在说着要远观还是亵玩的主人公就坐在镜头前喝着果茶,印象里王也老是抱着一瓶枸杞,不喝这样的添加剂,大概是被傅蓉强行拉去的谢礼。那人明显不适应奶茶店里小姑娘笑嘻嘻的环境,咬着吸管也没在喝,一副懒懒的样子靠在座椅上,头扭向一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诸葛青的大拇指还悬在半空中,悬在王也的咬着吸管的嘴唇上。再往下是一圈医用绷带,给脖子上下的皮肤画出了楚河汉界,绷带到衣领的距离格外显眼。照片里是头顶光,这种光线显出他的五官更加立体,好在人表面温吞的气场与之相抵,不显得过分逼人,巧妙的维持在一个撩得人心痒痒的点。

诸葛青的手指就在那条楚河汉界上空悬了几秒,长按图片点了保存。

底部突然又冒出来一条消息。

[诶,你不会特别狗贼的保存了吧?]

[我不是,我没有JPG.]

然后对面就把照片撤回了.......

小蓝孩啧了一声,蹲下去默默啃苹果。

评论 ( 10 )
热度 ( 150 )

© 老井 | Powered by LOFTER